陕西高院审判秘密被泄露 调查近两月无果

千动千科

2018-06-17

在过去几年,PPI基本上主导了工业利润增长的波动。

  陕西高院审判秘密被泄露 调查近两月无果     纵观过去5年的数据,纸质书阅读率从2011年的71%,下降到65%,而电子书阅读率却从2011年的17%上升至28%。在看电子书的读者中,从2011年到今年,使用电子书阅读器的人数从7%上升到8%,没有太大波动;使用平板电脑阅读电子书的人数从2011年的4%上升到2016年的15%,实现三倍增长;使用手机阅读的人数从2011年的5%上升到2016年的13%,增长超过两倍。报告同时显示,手机阅读占据电子书阅读人数的领先地位,特别是在那些18到29岁的年轻人和未接受大学教育的年轻人之中。    总体来看,34%的美国人在过去一年阅读电子书或听有声读物。28%的人既阅读纸质书也阅读数字内容(包括电子书和有声读物),有38%的人只阅读纸质书。

  新公章使用后,村里在当地台州商业银行开了户。可是,到了2006年2月,村里到银行办理业务,银行告之,印鉴换了。

  两家银行间的诉讼近7年未决。

赵振凯表示,每一阶段的审理时间都存在超审限的问题。   近日,陕西律师赵振凯又一次在微博上向法院开炮。 过去几年里,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采用这种方式,试图推动一件陷入僵局的案件。

这一次,他希望陕西高院能够信守承诺,尽快公布关于泄密事件的调查结果。

  赵振凯是陕西信合下属六家联社诉陕西建行债务纠纷案中信合方的代理律师,该案拉锯近7年依旧未结。

今年2月5日,该案终审在陕西高院开庭,建行方的代理律师当庭引述了一份陕西高院对此案的指导函。

  审判长称该指导函为内部文件。 赵振凯则指出,若该函件属于内部文件,就属审判秘密,建行拥有即涉嫌泄密,应当追责。 此后,赵振凯向多个部门举报。

  3月31日,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向澎湃新闻表示,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很快会有结果。 迄今,调查已近两月,陕西高院仍未公布结果。

  陕西高院调查近两月无果  2月5日,陕西信合下属六家联社诉陕西建行债务纠纷案终审在陕西高院开庭,澎湃新闻曾到庭旁听并报道。 庭审中,建行一方曾多次引述一份陕西高院对这起发回重审案件的指导函。

审判长则称指导函为内部文件,并向建行代理律师询问该函件来源。 但建行代理律师未明确回答。   《最高法关于保守审判工作秘密的规定》显示,上下级法院之间对案件处理的各种不同意见以及有关单位领导、党委的意见,一律不得向工作上的无关人员和单位透露,尤其不得向当事人泄露。

  据此,赵振凯当庭指出,若该指导函属于内部文件,是审判秘密,建行拥有该函就涉嫌泄密,应当追责;若不是审判秘密,为何法院未向信合送达该函,涉嫌审判不公。

  此后,赵振凯先后向陕西高院法官违法违纪举报中心、陕西省纪委、最高法院纪检组实名举报,要求相关机构追查泄露审判秘密一事。

  3月31日,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向澎湃新闻表示,陕西高院已就赵振凯所举报事项召开会议,院领导听取了汇报,并指定有关部门调查,很快会有结果。   不过,目前距陕西高院调查泄密一事已近两月,但该院既未向举报人赵振凯反馈,也未向媒体通报调查进展。 澎湃新闻日前就这一事件进展情况再度致电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但对方表示他也不清楚。

  建行首次表示愿还本金  据案卷信息显示,这起发生在两家银行间的债务纠纷,源起于16年前。

1999年至2000年间,陕西信合下属的西安市雁塔、莲湖、未央、长安、蓝田以及周至信合等六家联社,分别与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西安证券交易营业部(简称开信西安营业部)签订《委托投资国债协议》等。   根据协议约定:信合方向开信西安营业部提供亿元用于购买国债,协议期满后开信西安营业部向信合方支付投资收益并归还本金。

但各协议期满后,营业部拖欠信合方面亿元本金及部分投资收益未归还。

  据赵振凯介绍,原本的亿元,外加这些年的利息,涉案总额已涨到亿元。

陕西信合向开信营业部的实际控制人陕西建行多次索债未果,遂于2009年将陕西建行诉至法院。

  本案案情很简单,但案外干扰因素太多,导致民事诉讼已进行了近7年。

赵振凯说:期间甚至发生过案卷失踪三年、被强制调解五个月等怪事。 就案卷失踪一事,澎湃新闻曾于2014年6月刊发过报道。   据赵振凯介绍,5月19日,陕西建行曾由一位副行长带队找信合方表示希望和解,他们说愿意偿还亿元本金,但不愿支付利息。

而这也是在该案拉锯的近7年间,建行方第一次表示愿意偿还本金。 来源:澎湃新闻王健。